张国荣百科

广告

【原创征文015】姿色张国荣

2012-04-04 15:06:28 本文行家:红磡舞台

大多数人并不能接受用“姿色绝佳”来形容男人。“姿”和“色”是有区别的。我认为,不能接受的原因,正是因为大多数人做不到。“色”是形,而“姿”是“状”;“色”是人,而“姿”是神。“姿色绝佳”的女人尚且少而又少,何况男人?他把美的震撼、真的深情带给世界,世界却不容他,无处藏身。

......

 

姿色张国荣

      “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,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,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,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,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……”
      “你有好多种样子,浓妆、淡妆、男妆、女妆、无妆……;你中意那一种呢;我都中意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,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,你反而记得更清楚。我曾经听人说过,当你不能够再拥有,你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小尼姑年方二八,正青春,被师傅削去了头发,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。唱戏得疯魔,不假,可要是活着也疯魔,在这人世上,在这凡人堆里,咱们可怎么活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不愿在凡人堆里活着,所以,张国荣死了。我在这篇文字中,要引用大量的相关台词及评论文字,我要通过堆砌和裁剪,在没有生命的世界里,还原一世生动的呼吸!

       他,是一位成功的歌手,演员,音乐人;
  他,是一位不但达到演艺界巅峰地位,而且屹立二十年不见褪色的亚洲顶级巨星; 
  他,是一位严谨,敬业,具有极高的艺术水准并作出了卓越贡献的艺术家; 
  他,是一位以非凡的品位和艺术成就,从十几年前就被尊为传奇的神话人物; 
  他,是一位善良,宽容,坚强,热诚,令所有接触过的人都赞不绝口的好人。”

       以上文字摘录自百度百科,我再加一句,他,是一位风华绝代的同性恋者。非如是,演不出旷世佳作《霸王别姬》。我知道梅兰芳大师,但未有幸生在大师灿烂的时代。而我又何其生而有幸,因为我看到了张国荣反串的绝世惊艳,惊艳到永远。未必人人能够认同男人的惊艳,就算认同,也未必有其他版本可以比拟与攀越。张国荣,是极度孤绝世界里的一抹华丽与从容,他以死亡,成全了一个男人风华绝代的传奇。
       我不想在这里叙述张国荣影视及歌唱事业的殊荣,我只是,震撼一种姿色,和一种态度。
       所谓姿色,如果将它算作“褒义词”的话,在中国人的概念里,不外乎是男人英俊豪迈,女人娇柔妩媚;稍微再宽和一点点,也不过是薄赞女人有男子英气,“巾帼不让须眉”之类。我恰恰是最受不得此种宽和评价的。一个女人,妆扮成男的,不外乎是戴顶瓜皮帽穿一身长袍马褂,或是西式礼帽下一身条纹西服,干净利索唇红齿白的样子,连扮成男人的女子,自己也忍不住要得意起来。那么为什么不扮成一个张飞呢?或是关羽?或是钟馗?女人扮成如是,尤且美丽动人,才不谬赞她。
      大多数人并不能接受用“姿色绝佳”来形容男人。“姿”和“色”是有区别的。我认为,不能接受的原因,正是因为大多数人做不到。“色”是形,而“姿”是“状”;“色”是人,而“姿”是神。“姿色绝佳”的女人尚且少而又少,何况男人?他把美的震撼、真的深情带给世界,世界却不容他,无处藏身。张国荣在跨越1997香港红馆演唱会上,一次次猫行狐步,着粉红高跟鞋,涂妖冶红唇,眼神细腻,裙裾飘飘,“是无力,但有心,象雾,象戏,谁又会,似我演得更好……”那样一种深情和姿色,我没有多余的话好讲,只能套用《红楼梦》中的台词,那眼中之泪,直流下来。
      张国荣,显然是有悖于我们众多国民寻常所受“端方严肃”正统教育的一种存在和态度。就像有人非要把“巫山云雨”说成“周公之礼”一样,感性,也可以用他的狂热与璀璨,对所谓克制中庸的理性,傲然反手一击。死亡,又怎么样?死在最巅峰,最美丽的一刻,定格只是瞬间的一个音符,定格以后,感性,以凌烈的灭绝成就美的经典和延续,绝唱,在离世后,依然是不可超越的传奇。试问天下,又有多少人,可以?哥哥,真的太好,错看了都好,爱慕,爱慕,达到疯癫程度。
      世上的绝色,都是要以死来成全的,音容笑貌如此,性灵才情,亦如此。而很多人都是怕死的,更不会明白,死是唯一可以成全美,成全尊严的捷径。更有一些酸文假醋的人,在世上偷生苟活如蝇蚁,自己胆小怕死,却又假借生之艰难铿锵,来喝斥死之轻易无情。能从容转身,优雅赴死的人,他是不会理会身后关于鸿毛与泰山的理论的。就算他的俗常人生中,真的还有天伦未尽的憾事责任,他自会在梦中,向他的亲人爱侣,道珍重,话别离,旁人,是没有资格说三道四的。清高,是一种入骨孤绝的气质,和道德无关。
      再借张国荣插一段鬼话。每一个标榜幸福的人,每一个慨而慷阐述“好好活着”大道理的人,只需用一点点小的催眠术,闭上眼睛,手抚胸口,在心里连问自己三遍“我真的很快乐很幸福地活着吗?”——“我真的很快乐很幸福地活着吗?”——“ 我真的很快乐很幸福地活着吗?”……你敢问吗?还是别问吧,稀里糊涂,比较好混下去一点。

       张国荣,是一道绝色的伤口,永不愈合,永远痛,永远美。他已经死了八年,因为死,岁月风霜将他停留在了俊美优雅的中年。他已经死了八年,枯骨亦成灰,但他留在这世上的音容,经典永存。无论这世界上,有多少此起彼伏各自炒作的名利传奇,我都愿做那极少一部分的孤独者,爱恋和沉迷,张国荣的传奇。就在他的墓穴里,安静着,也骄傲着,听他的歌,看他的影。
       世界以少胜多的时候,风,总是继续吹起。从红颜到白发,只想在风里,淡淡地说一句,爱他的绝色之美,尊重他的转身离去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