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国荣百科

广告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3年06月27日 哥哥靓照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3年06月27日 哥哥照片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3年02月14日 我在这里祝贺哥哥和唐先生情人节快乐,你们真实坦然忠贞的爱情,是世俗诸多凡夫俗子力不可及的楷模,你们的相爱相恋境界,也是常人无法达到的!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3年02月08日 亲爱的哥哥,新年快乐、万事如意,愿爱能常驻心窝,花烛的芳香延续到永久!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3年01月28日 亲爱的Leslie,我日后要用年光为你唱爱的歌,一遍遍描绘你,你的声音,你笑起来的容光。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12月29日 庆祝2013年元旦,哥哥欢欣安好,慈悲宽大!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12月28日 荣门雪姐chuwaijoey爱leslie,为哥哥倾情制作的精美合成靓照,此次为圣诞、元旦美丽大放送!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10月29日 请为『音乐人公共主页盛典』中张国荣先生投票,爱leslie,支持永不变!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29日 我不得不再一次用我的笔墨躬身致意张国荣先生,是他,用毁灭自己形象的高大与宽和,成全了大批如我一般的痴钝观影之人,超越自我,超越局限,虔诚品味人性正反两面的不同光芒! 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28日 张国荣演出了苍茫的生命,也唱出了末世的个人风情,在妙曼的歌影声情里,他和为他打造形象的幕后功臣从来都没有刻意建构一个智者的角色,解决时代的问题;相反,张不过是掉落风尘的人间行者,以魅惑的姿态告诉我们怎样在末世里跳着自己醉心而优美的探戈,沉溺至死,至死方休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27日 张国荣曾经说过,他接拍《枪王》和《异度空间》的原因,是希望尝试一些另类的演出,多拍一些探讨人性的电影,在张国荣演艺历程的最后时段,他已经放下了以前水仙子的身段或情场浪子的形貌,尝试深入角色内在的负面,将人性的美丑与黑白具体呈现出来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26日 曾要我意决并没话别走得不轰烈,由过去细节逐日逐月似陨落红叶,难以去撇脱一身鲜血化做红蝴蝶,遗憾自问未比冬季决绝 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24日 从电影角色议题的讨论看,这是否浮现了另一种镜像幻影:我们对张国荣之于程蝶衣同样也是人戏不分、雌雄同在?!那到底是张演活了程蝶衣还是程蝶衣借尸还魂了? 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23日 水仙子的自毁始于发现水中的倒影,镜像带来伤害,因为刹那的照现浮映了自我内在的特质。先前说过,水仙花含有麻醉的药效,能镇静自我进入催眠的状态,而水仙子对自我的麻醉或陶醉,何尝不是这种催眠的功能呢?每个人总会对“自我”的形象有所设定,每时每刻悬念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,然后对镜鉴视,慢慢落入溺沉的境界中。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22日 爱情的本质就是一趟自恋的过程,爱人如爱己,爱一个人便是为了体现自我的存在,视对方为自己影子的投射,但这种爱注定是满身伤痕的,因为双方最爱的人只有自己,那份执迷彼此穿透,互相角力也各不相让,“镜”和“水”是“水仙子”不可或缺的配饰。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18日 张国荣的情色,也表现于他的身体美学与政治,有时候甚至是一个备受争议的战场,上演因性别议题而来的异见声音;这个“身体”,仿佛道成的肉身,展示的不独是作为酷儿者异色的情欲景观,同时也掀动了社会禁忌的拳打脚踢,备受禁抑、践踏和意图销毁。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16日 《我家的女人》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精彩小品,李碧华的剧本与张国荣的演出更是天衣无缝的组合,他们共同对异质情欲与异质人物的同情与归向,使得这部作品在年月的洗礼之中仍带有超前的意味,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13日 我们应该庆幸有张国荣这样的表演者,他的歌衫魅影,不单为香港的演艺文化增添了万紫千红的叛逆姿彩,同时也让他的艺术成就连接世界的版图,他的“男身女相”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,璀璨夺目;他的“雌雄同体”是造物者的光荣,仪态万千,而且相信总有他照耀的性别国度。 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11日 开场时是纯白色的羽毛装,象征天使的化身;接着是天使幻化人间美少年,歌手穿上古埃及图案的银片透视衫与黑色水手裤;然后是美少年的成长,变身为拉丁情人,以金属色的西装展示情欲的异色;最后是魔鬼的化身,以黑和红的色调突现歌手魅惑的风格。…[详细]

行家:啼妃时间:2012年09月09日 张国荣的妩媚演出,无论是随意的回眸、低首的呢喃,还是板腰的娇柔无力,或悲怨的凝神,都活现了这些女子(以及程蝶衣)内心层层波动的情感,而让观众人戏不分的自我投影——我们在看程蝶衣的易装,也在看张国荣的变换性相,程蝶衣与张国荣也融为一体,恍若是张生而为蝶衣,而蝶衣也因张的附体而重生,可一不可再。…[详细]